篮球下注软件

手机扫一扫

记忆中的春雨,童年里的槐花
发布日期:2021-04-29    作者:李含笑    
0

记忆中的春雨,童年里的槐花

桃花四月,雨打海棠。当夜里的雨声轻轻拍打着窗沿,春天在大家的翘首企盼中,再一次与你我重逢。

记得小时候,每逢四、五月,太奶奶便会给我蒸槐花菜吃。一朵朵洁白的小花混合着薄薄的面粉,再加上少许香油、鸡蛋、盐和十三香搅拌均匀,拌好的槐花看上去粒粒分明,分外诱人。然后在蒸锅上面放上蒸屉,铺一层屉布,将拌好的槐花均匀的洒在屉布上,中火蒸20分钟左右,一阵阵清香就直钻进我的鼻子。在蒸的同时,太奶奶还会在一旁准备调料,起锅烧油浇一碗新的辣子油,然后加入切好的葱姜蒜和盐,待到槐花蒸好,舀出淋上料汁,真的是唇齿留香。

我的童年,生活已经很充实,零食小吃基本不缺。唯独到了四月,太奶奶蒸的槐花饭,始终令我独情。一到那段日子,我便心心念念蒸得软糯,透出阵阵清香,一口下去口腔满溢的槐花混合着料汁,麻辣鲜香滋味的槐花蒸饭。坐在屋前的石阶上,膝盖夹紧装满槐花饭的碗,听着雨滴拍打屋檐,滴答滴答的声音,想起昨天和同桌的嬉戏打闹,不自觉的咧开了嘴。在童年的四月,吃槐花蒸饭,大概便是我至今仍记忆深刻的事情了。

我十四岁时,太奶奶离开了我们,在一个风轻蝉鸣的夜晚,宁静安详的走了。爷爷说,太奶奶在睡梦中离开,是幸福的。她老人家在世间走了九十四年,年幼时颠沛流离,青年时躬耕劳苦,中年时疲惫焦虑,在日子刚刚要有点起色时,家中的主心骨太爷爷又因为过度操劳就这么撒手人间。晚年时期,虽然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日子,但是却在外出时不慎摔了一跤落下残疾,往后的十几年里只能坐在床上,无法直立,无法躺下,既听不清也看不到......

太奶奶走了,我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伤心。心中觉得对于太奶奶而言,这或许是一种解脱。她只是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,那是一个没有病痛折磨、只有快乐和幸福的地方。大人们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感伤,在他们看来,太奶奶能活这么大年纪,是一件开心的事。可又有谁知道,以后的日子里,她的小孙女再也吃不到她做的槐花饭,再也看不到过年偷偷发压岁钱时明明数不清,却小心翼翼反复数着几十张一块钱的样子,再也不能抱着她撒娇,喊她讲过去的那些故事了。

冰心曾说过:“青春的思念是长长的思念,”我对太奶奶的思念,从每年的四月开始,愈加浓烈。每逢此时,我便会做一份槐花蒸饭,给自己的思念做些许慰籍。槐花饭终究还是好吃的,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?那种遗憾,说不清道不明,一如人生,难窥其全貌。

我的人生,还有很多个四月,然而那些剩下的四月里,却再没有了太奶奶的身影。那些我做的槐花饭,也不再是完整的滋味。就像今晚外面的月亮,缺了一角。(汉钢公司动力能源中心 李含笑)

篮球下注软件-篮球押注用什么app